空間整合的前瞻未來 這個專業超乎你的想像! 回歸人類集居的本質樣貌 與自然空間永續契合

新竹市環境教育場館處處可見環域運用各種空間的手法與道具,讓觀賞者與其活絡互動。

二○五○淨零碳排已是全球共識,聯合國宣布的「二○三○永續發展目標」(SDGs)十七項核心目標,就成為人類集居多年後,全體地球人類難得的共識域目標,未來空間與人類集居的環境,不是高科技的未來,而是面對人們集居最本質的樣貌。

有一群人貢獻自己的專業努力尋求真正的綠建築,為人類更美好的生活來建造。環域聯合顧問股份有限公司是在聯合國通過永續發展目標氛圍中的二○一五年成立的,公司執行案件的類型很未來,卻也很傳統。

地球贏就等於人類贏 切入真正的永續

環域聯合顧問公司經營的案例方向非常多元,雖然完成的方案沒有一個所謂永續的制式頭銜,但都是朝向永續與聯合國發展的目標方向前進。其中之一個核心營運者劉治竫,是創辦人之一兼執行長,她是國內少數擁有景觀跟建築兩個高考及格的空間專業者。
「我們提倡的一種雙贏策略,這種雙贏是地球贏就等於人類贏的想法。」在新芳春以及三井倉庫、北警署等案例中,公司對硬體生命的延續,提出財務管理策略以及未來軟體的呼應,這不只是單純地對文化的熱愛,而是切入歷史與空間物件的永續滾動所需要的元素跟契機。
另外在台中花卉博覽會中,他們避開主要場地以宣傳展覽的觀光空間型態,而選擇在主辦單位台中市府前面,去思考一場「博覽會」真正的意義。他們用臨時物件的方式,改善原本市府廣場前大面積硬鋪面造成炎熱的微氣候、沒有休憩空間以及缺乏生態的空間,讓那片偌大空曠的區域多了遮蔭、昆蟲生態、以及溫暖的人性化活動場域。更重要的是,這些物件在展覽之後可分送到台中的國小校園,讓物件與空間的生命得以流動,而不是一個固定的空間概念。
他們在這些空間中舉辦音樂會、舉辦市集,沒有活動時依然能創造零星的人為流動與昆蟲生物活動的區域。另外物件是可以自由組合的,讓這些物件不至於浪費丟棄,而是延續下去。

董事長曾柏鈞(左一)、執行長劉治竫(右三)帶領專業的工作團隊為人類與地球永續相融的生活空間而努力。(圖/溫偉廷)

運用時空的變化 讓人與自然融合互動

對於生態與自然的概念,他們嘗試挑戰現今綠建築使用計算的概念所推演的法規。在淡水一塊尚未招商成功的土地,環域聯合顧問公司進行最簡單的城市活動,利用附近高樓因為時間變化而形成的陰影空間進行搭配改造,雖然無法種植大樹卻可以開創出寬廣而涼爽的景觀;沒有繁複昂貴的遊戲場設置,而是利用廣場跟一些線條,讓孩童在下課後的四、五點之間大量湧入,到這裡享受都市中難得的想像遊樂場。
在這裡看到兒童的無限可能性。兒童空間不是一個「遊具」或是「物件」,環域聯合顧問公司在淡水的廣場上畫了一些線條,像是山茶花一樣一圈一圈的,很大很舒服。放學的時候,旁邊大樓的陰影正好遮到這塊,非常地涼爽。小朋友因著這些陰影線,可以想出好多種遊戲的方式,可以玩鬼抓人、跳格子、可以沿著線騎車或是闖關,夠大的空間尺度可以同時容納好幾組人在裡面暢快遊戲。

永續發展的概念 著重美學外需兼顧靈魂

「台灣的問題就是太過於不重視覺,同時也是太過於重視視覺。」永續建築在著重美學的同時,必須要同時運行的是這個美學背後的靈魂。但是在台灣好像所有的東西都變成只剩下視覺,像是現在展場最流行的數位特效,只要求看起來很炫、很新奇,只發展視覺卻忘記了靈魂。
環域聯合顧問公司也嘗試著用永續發展的概念,去撰寫森林保護區的解說以及場館系統。只是這一類的案子,在當時不成熟的環境中也遇到挫折。雖然整體的立場是將軟體跟整體的企劃導向生態教育與整合空間展示,但由於軟體與硬體的分割,在執行上也產生落差,在經過多年的經營與努力,最後的成果展現在新竹市環境教育場域的整建案。
在新竹市環境教育場館的案例中,處處可見環域運用各種空間的手法與道具,展現出想要對人們說明的環境語言、以及如何喚醒下一代對環境的意識。以鳥類為視角的切入,轉換空間的視角到鳥類可視的範圍,選擇很難傳達的鳥類起飛的概念,讓參加活動者能明白黑夜白天的光線對生物的影響。
場館內雖說是以環境教育的軟體解說為主導,但室內空間四處瀰漫著一種幽靜知性的美麗環境氛圍,淡藍色的光纖管中映襯的是螃蟹在沙坑裡面真實的姿態,360度的試管標本本身就是一個極具時代意義的設計,遠遠看過去不大的展場中,展現出天上與地下、海洋與陸地的交織綜合。

圖三/新竹市環境教育場館重視人在空間中的活動和運用。

展現對美好未來的使命感 推動人類集居的永續設計

環境教育館的另外一側是能源教育區。這個能源教育區非常的特別,摒除了科學知識,而是串聯起人與能源中的關係、以及對美好未來的使命感跟想像。這樣的空間雖然無法用來作成視覺化展示政績,但是有一群對環境教育與未來發展重視的人們,搭配軟體持續經營這個空間,就是對於公共空間極致利用,以及未來人類教育與生存空間最精實與最完整的型態。
這種未來新型態的經營內容看似很廣泛,但他們能做的在未來的前瞻設計中,會比大家想像得更多;他們始終對焦所有的手法跟技術,都是對於永續的人類生存而努力,就是想方設法去達成現在政府與全世界都面臨的環境與人類生存的問題,不管是從機能上、經濟上、甚至教育上,永遠站在一個想要以人類與地球永續發展推動為專業的空間創造經營者的角度,去推動人類集居的空間設計與建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