質感與層次的堆疊 無師自通的「砌畫派」

春山初醒鳥初啼 Whisper of joy 2019 189×81.5×5 布面油畫。

立體花瓣與葉子的脈絡,及古瓶的肌理紋路,微妙唯肖般的立體視覺效果,令人為之驚豔。陳俐維無師自通展現出獨特油畫技法的「砌畫」,運用調製濃稠油彩,不用畫筆,只用筆刀,在畫布上完成一幅幅讓人心醉的作品。

立體花瓣與葉子的脈絡,及古瓶的肌理紋路,唯妙唯肖般的立體視覺效果,令人為之驚豔。陳俐維無師自通展現出獨特油畫技法的「砌畫」,運用調製濃稠油彩,不用畫筆,只用筆刀,在畫布上完成一幅幅讓人心醉的作品。

油畫中的砌畫派是一項體力活,更是腦力活,要時刻提醒自己保持思路清晰,不能在各種概念中產生混亂。陳俐維表示,砌畫同時也是在為思想服務,要找到屬於自己的繪畫語言。

繁花似錦、浮嵐暖翠,陳俐維的每幅砌畫都是絕美的感官饗宴,栩栩如生又獨樹一格。

獨樹一格的砌畫派

台灣女畫家陳俐維曾赴法國、比利時、德國及日本等地舉辦油畫個展,更獲邀至法國羅浮宮展出,並在二○一六年榮獲法國國際美術沙龍評審團大獎殊榮。陳俐維從小在山區長大、熱愛大自然,她特別喜歡以山川、大地、雲霧、海洋為題材,畫出日夜晨昏之美。
大地對她來說,有如母親的懷抱,透過筆刀表達濃濃敬畏之情,畫中有畫,希望觀賞者能夠發現畫中隱藏的女性形體,感受到其散發出來的恬靜溫暖。而大自然所給予的母性般堅強的生命力與慈愛反哺的初心,引導著女藝術家無窮的創造力,師法天地,自成一體的表現手法和風格,都讓其每一幅作品妙筆生花。
刮出雲開見明月,陳俐維埋在心底的繪畫種子,隨著歲月萌芽茁壯;堅定走上繪畫之路,也回不去了。一觸即發的能量,很快的讓她從一開始接觸水彩、工筆,再轉到油畫,順著自己的心思同中求異。
而陳俐維無師自通的「砌畫」也受到許多人深深著迷、流連忘返,更有朋友提出想讓自家小朋友拜她為師,不過都被婉拒了。陳俐維笑著說到,他們可以看我如何做畫,但教真的沒辦法,我並非不想傳承這份砌畫技巧,是每一幅畫作都是畫過即忘,從「心」開始,我無法框架自己,也無法去拘束手中的筆刀,更不想讓作畫的人失去原有的風格。這套既沒有技法,也沒有章法的砌畫,卻處處充滿陳俐維的理念與想法,讓人過目不忘,讚嘆不已。

山頭日暖 與爭 Elegant Life Freely 2019 48x48x1.8 布面油畫。

砌出浮雕般的靈動神韻

繁花似錦、浮嵐暖翠,陳俐維的每幅砌畫都是絕美的感官饗宴,栩栩如生又獨樹一格,在畫作中遨遊世界。對於陳俐維來說砌畫是工作也是興趣,也是心靈釋放的歸宿,用畫刀創作、用顏料堆疊創造出無限可能。也有人問陳俐維會不會擔心被抄襲?她則豁達地說道,真正有創意的人才不怕被模仿,且我的創意源源不絕的,每幅畫都能延伸出我的精神與理念。
幕然回首,陳俐維的過去充滿了上天的慈悲,以堅定的意志與謙卑的心來成就現在的自己,她享受孤獨也熱愛孤獨,認為學習跟孤獨相處是生命中重要的功課。看似嬌小的身軀,心中卻孕育一個寬廣無垠的世界,在這個空間裡她是幸福的、幸運的、生機無限的、是充滿正能量的。
以畫刀一筆筆勾勒在畫布上,砌出浮雕般的靈動神韻,好似父親的水泥抹刀,構築自己對大自然的記憶。對母親的愛化為柔美的母體,隱於自然風景中,畫中有畫,畫中有話……